中国制造有多牛:这4个国家的国宝级工程全是

  沙漠里的挑战

  五月,阿拉伯半岛进入一年中最热的季节。装备工程师周翔正驱车赶往60公里以外的工地。在这片沙漠的中心,方圆100平方公里的吉赞经济城已初具规模。这是沙特阿拉伯第二大工业城。未来,它将是沙特联通欧亚贸易的重要经济支点。

  与周翔同时抵达的,还有这支中国工程队。他们要在这座沙漠新城里,建设最重要的基础设施,循环用水系统。这次的泵送任务,对于臂架的承压能力是个巨大的考验。

  基座的浇筑面宽40米,只有一侧空间可供泵车停靠。这就要求泵车臂架长度必须在40米以上,并完全呈水平伸展,才能一直浇筑到基座最外侧的边缘。泵车的臂架越长,承受的压力就越大。

  水平泵送对臂架的压力,比垂直泵送要高出3到4倍。臂架必须采用一种特殊的高强钢来制造。目前能制造这种泵车的国家,全球只有四个。

  助力沙特挑战极端工况的强悍臂架,制造它的核心技术就在这个工厂里。易小刚正带领团队,向更高强度的钢制臂架发起挑战。

  车间里正在加工高强钢钢板,它们将被用来打造新一代“泵车之王”。制造新一代86米超长泵车臂架,钢材强度必须达到1800兆帕。这意味着钢板每平方厘米要能承受住18吨的压力,相当于只用一根手指就能顶起一头成年非洲象。

  这每一个控制面板,代表一个加热炉的分区,每一个分区的温度都经过严密的计算,以确保钢板受热均匀。加工高强钢的秘密,就在这些温度参数里,稍有偏差,钢的强度就大不一样。

  64道冷却液从正反两面同时冲击钢板,每一道的流量和速度都不一样。每块钢板将近40平方米。要确保钢板每一寸温度都绝对均匀地冷却,温差不能超过正负1摄氏度。20秒,完成了普通钢到高强钢的蜕变。

  超强钢原材料是国际工程机械产业发展的趋势。易小刚他们生产出的超强钢,达到了世界先进水平。

  利器添翼,良工谋事。中国研发的新技术、新装备,已经是全球基建工地上的一道风景。它们正将世界带向新的高度。

  挑战天际线

  吉隆坡,双子塔不远处,一座新的标志塔,正在中国工程师手中完成。

  这里是目前中国在海外建设的世界最高楼,建成后总高438.20米,它将刷新马来西亚的城市天际线。

  这是马来西亚标志塔的第50层。今天,张业要带领工人向更高一层发起冲击。

  中国人的建造智慧在这里。这是新型一体化液压提升物料平台,来自中国。这个大家伙可以承受50吨荷载,能将建造一整层楼所需的全部材料一次性堆载在平台上。

  这样的多层体系叫做“爬模”,是超高层建筑的必备体系。上层堆放建筑材料,下层空间供工人施工,施工效率大大提高。

  液压装置在过去一直是中国建筑技术的短板,如今这款中国独有的一体化液压提升物料平台已经成为世界级装备。

  依靠先进的装备技术,现在,这个标志塔平均每三天就建起一层。

  这个超级工程的2000多名外籍员工,都来自马来西亚和周边国家,能学到世界上最先进的建筑技术,是他们最开心的事情。

  来自孟加拉的法海特,来工地前靠卖菜和打零工度日,对建筑完全是门外汉。现在,他已经是工地上技术最熟练的工人。

  邓啸,法海特的中国师傅,手把手教会了他检修发电机。学会了这些技能,即便工程结束,他也不用担心失业。现在的他,已经开始认真规划自己的未来。

  东非草原上的“世纪铁路”

  东非大草原,蕴藏着丰饶的物产。每年有超过2400万吨的物资要从这里运出。

  这里是整个东非的交通咽喉,但使用的还是100年前英国人建造的轨道,只有一米宽的米轨铁路,时速不到30公里。

  不远处,一条新铁路正在建设,这是中国人在海外修建的第一条采用中国标准的铁路。

  蒙内铁路,连接着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和东非第一大港蒙巴萨,全长约480公里。横穿大草原的142公里,是蒙内铁路修建最为复杂的一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