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第20次边界问题特别会晤 洞朗对峙后首次正式对话

华春莹

华春莹

  据新华社报道,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12月20日宣布:应印度国家安全顾问多瓦尔邀请,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杨洁篪将于22日赴印度举行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年度会晤。这是今年夏天洞朗对峙后,中印双方首次就边界问题进行高层谈判。

  对于此次年度会晤,华春莹22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会晤不仅是两国边界谈判的高级别渠道,也是双方进行战略沟通的重要平台。”

  尽管目前会晤内容尚未披露,复旦大学南亚研究中心主任张家栋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认为,“中印边界问题特代会晤基本上是年度会晤安排。从一开始到现在已经举行了多次会晤,此次会晤因为是洞朗对峙后的第一次正式对话,所以各方的期待和关注非常多。”

  而研究中印关系的印度尼赫鲁大学中国与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汉学家、《思考印度》(Think India)季刊主编狄伯杰(B。 R。 Deepak)认为,此次会晤显示了中印两国向推进解决边界问题继续迈进,但“中印两国在各段边境问题上(仍)有不同的认知”。

  14年间20次会晤保持沟通

  华春莹22日表示,今年9月,习近平主席同莫迪总理在厦门举行会晤,就进一步发展中印关系达成重要共识。此次会晤,双方特别代表将按照两国领导人要求,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妥善管控分歧,聚焦发展合作,推动中印关系健康稳定发展,实现两国友好合作和互利共赢。

  11月10日,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还说,中印两国领导人都高度重视边界问题。多年来,双方为边界问题的解决付出了很大努力。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已举行了19次会晤,就边界问题充分地交换意见,取得了积极进展。目前,边界问题特别代表机制运行良好。

  中印边界问题年度会晤的开始,还要追溯至14年前。

  2003年6月,中印两国总理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印度共和国关系原则和全面合作的宣言》,双方同意各自任命特别代表,从两国关系大局的政治角度出发,探讨解决边界问题的框架。

  当年10月23日至24日,中印边界问题中方特别代表戴秉国和印方特别代表布拉杰什·米什拉在印度首都新德里举行了中印边界问题特别代表首次会晤。

  对此,张家栋表示,通过会晤,中印双方主要是建立了一系列的互信机制和对话机制,以及边境互信措施等。开放会晤点、开放边贸点等决定往往也是在会晤上首先达成的。会晤提供的更多的是沟通的桥梁作用。

  中印双边关系应超越边界问题

  今年6月,发生了印军在中印边界锡金段越界进入中国领土事件。就在最近,印度方面在边界问题上依然“我行我素”。

  据环球网报道,印度国防部长西塔拉曼11月5日访问了印度非法占领的中国藏南地区(印度称“阿鲁纳恰尔邦”),并视察印军边防哨所的战备情况。《印度教徒报》11月6日则报道称,西塔拉曼5日访问“阿邦”安娇县的基比图地区,这是她上任后首次访问“阿邦”。她赞扬了士兵们在如此艰苦地区的付出,并在个人推特账户上发布了多张照片和视频。

  对此,华春莹在11月6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中方在中印边界上的立场非常清楚。中印边界东段是存在争议的,这是客观事实。我们认为印方官员去中印边界争议地区活动,可能会使边界问题复杂化,不利于双方维护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的努力。希望印方能和中方一道共同努力,继续为双方通过谈判妥善解决边界问题创造良好的条件和氛围,维护好两国关系发展大局。

  12月7日,中国外交部还证实,近日,一架印度无人飞行器在中印边界锡金段侵入中方领空并坠毁。而印度方面随后对这一事实予以承认,但表示该无人机是在一次训练任务中出现了技术故障。

  在中印两国之间因为边界问题摩擦不断之际,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对边界问题和中印关系问题作出了表态。

  12月9日,王毅外长在2017年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开幕式上表示,“中印同为发展中大国,战略契合点远远大于具体分歧,合作需要明显超越局部摩擦。”

  随后,王毅外长在新德里出席中俄印外长第十五次会晤期间会见印度外长斯瓦拉杰时表示,印度边防部队越界造成的洞朗事件使双边关系经受严重考验。他说,“双方要加强各层级战略沟通,恢复已建立的对话机制,深化各领域务实合作,同时管控好存在的分歧,维护好边界地区的和平安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