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林虎将军在俄罗斯飞苏-30:单独完成眼镜蛇动作

  林虎将军,1927年出生,曾任空军副司令员,1988年被授予空军中将军衔。(资料图)

  互联网上曾广泛传播《“飞将军”七十腾挪“眼镜蛇”,古稀之年酬壮志,林虎驾机搏长空》的文章。很多热心的网友为老将军喝彩,但也有网友提出质疑:这是否是真实的事情?当我看到和听到这篇文章和这些评论,就像是一石激起了我思绪的涟漪,那些难忘的日子又一幕幕清晰地展现在我的眼前,这不禁引发了我心中的激情,想在此向大家述说这个我亲身经历的故事。

  故事要从1996年11月我国在珠海成功举办的第一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说起。这次航展我们邀请了俄罗斯航空试飞院的“特技飞行表演队”来珠海进行飞行表演。他们出色、高超和扣人心弦的飞行表演令全国观众赞不绝口。他们精彩绝伦的表演给我国第一届航展增添了耀眼的光彩。就在这次航展上,俄罗斯试飞院副院长、首席试飞员、俄罗斯英雄科沃丘尔在拜会当时已经卸任军职并受邀出任珠海航展高级顾问的林虎将军时,邀请他体验试飞苏-30战机。林虎将军当时以为对方是出于礼貌和客气,也未置可否。

  就在此届航展成功举办后的第二年,即1997年8月,应第三届莫斯科航空航天展(MAKC)组委会的邀请,由珠海市组团赴俄罗斯参观展览并进行第二届珠海航展的招展工作。林虎将军作为珠海航展顾问参加了该团工作。我当时在中国航空工业总公司国际合作贸易局负责对俄航空科技方面的合作,也被邀请参加了该团的赴俄活动。

  代表团在莫斯科航展期间,我主动向主持工作的珠海航展公司副总经理毛矛提出,由我跟随林虎将军,担当他的陪同兼翻译。毛总同意了我的要求。林虎将军得知我曾经由国家选派赴原苏联留学,所学专业就是航空技术,1962年毕业回国后一直在航空工业部门任技术工作,所以欣然接受了我的陪同。

  在莫斯科航展开幕式上,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亲临现场参观视察。科沃丘尔则驾驶苏-30战机进行了特技飞行表演。表演结束后,叶利钦总统亲切地接见了他。开幕式后,科沃丘尔在机场遇见了林虎将军,老朋友相遇格外亲切。科沃丘尔再次提出要陪林虎将军一道体验飞行苏-30,并说这是他的最大愿望和莫大的光荣。林虎将军听闻后很高兴,但仍然十分谨慎地问道:“要我飞,谁能批?” 科沃丘尔立刻信心十足地说:“放心吧!批准手续由我负责找最高领导审批办理。”

  随后几天,我随林虎将军参观了俄航空工业的主要展台,俄各航空单位都以最高的规格予以接待,苏霍伊飞机设计局的西蒙诺夫总设计师、留里卡发动机设计局的切布金总设计师等都亲自接待了我们。在交谈中,林虎将军对俄航空科技动态十分关注,就新一代飞机的隐身技术、新的气动布局、机动性能、作战半径、续航时间、最大过载、电传操纵、火控系统、救生系统等专业技术问题与俄方进行了非常仔细的讨论。对此,我感到非常惊讶,作为我军如此高级的将领,竟然对具体的航空技术了解得如此深入!

  在航展第三天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与科沃丘尔及试飞院的顾问、前苏联国土防空军航空兵司令莫斯克维捷列夫上将相遇了,科沃丘尔又告知林虎将军,邀请他同飞苏-30战机的计划已基本安排好了,要我们到试飞院展台再具体落实一下。

  我们在航展上进行了一般性参观后被邀请到苏霍伊飞机设计局的VIP休息室观看飞行表演。作为我党第一所正规飞行学校“东北老航校”培养出的第一批老飞行员,林虎将军看完科沃丘尔驾驶苏-30战机作完特技飞行表演后,仰望着那蔚蓝色的天空沉思了许久,深沉地对我说:“老徐,我这一辈子几乎飞遍了被称为第一代、第二代和第三代的各种战机,唯独没能飞这第四代的战机(注:当时大家都把苏-27和苏-30等飞机称为第四代战机),我还真很期望亲自体验、试飞一下这种第四代战机,不知科沃丘尔如此再三诚恳地邀请我一道飞苏-30是否真能实现?”我听后觉得,作为一辈子从事飞行事业并曾长期主管空军装备工作的林虎将军来说,话语中流露出的这种渴望之情是如此深切,对自己的工作和事业是如此挚爱。尽管林虎将军此时已年届七旬,但凭着我在接触中对他身体状况、业务能力、知识水平的了解,觉得有信心。我下决心一定要全力支持并帮助他实现这个愿望!因此,我决定陪同林虎将军按科沃丘尔所说的,去找俄试飞院展台的同行具体了解一下此事的有关情况。